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军魂的博客

 
 
 

日志

 
 

开国上将周士第:率部追歼日军第85大队  

2017-04-05 11:03:25|  分类: 将帅-上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国上将周士第:率部追歼日军第85大队 - 军魂 - 军魂的博客

 

1943年9月27日,日军59旅团第85大队从临县白文镇、寨子村分两路出发,以强行军奔袭驻扎兴县的晋绥党政军领导机关。早已得到情报的120师首长已将领导机关安全转移,敌人扑了空,又掉头向兴县西北魏家滩、马普滩地区“扫荡”。10月4日,敌人转到黄河东岸黑峪口,并炮击我驻陕北盘塘的河防部队。我河防部队根据周士第副司令员事先的命令早已作好应战准备,立即予以还击,敌死伤十几人,仓惶逃窜,黄昏前赶到赵家川口据点。

当时,我晋绥军区指挥机关驻在离赵家川口南约20里的友仁村,周士第副司令员正在主持召开军区干部会议。在此之前,两名精干的侦察员已被派出了解敌情,很快就返回报告:敌85大队共800人,其中伪军100多人,火炮4门,民夫骡马各300余。

情况对八路军极为有利。几天来,敌人由于深入晋西北根据地腹心,虽未遭到致命打击,但沿途经我军民伏击、袭扰,已伤亡八九十名,部队被拖得极度疲劳。而我军士气高涨,加之有根据地广大人民的支援配合,取胜是有绝对把握的。周士第分析敌情之后,十分坚定地说:“同志们,敌人早已进入我军设伏的大口袋之中,我们可以迅速集中十倍于敌人的兵力,在运动中消灭敌人。”

周士第又召集各团、营干部作了具体的军事部署,并详细讲述了粉碎敌人的作战计划。根据敌情分析,周士第认为,尾追我军而来的第85大队是一股孤立之敌,我们可以利用晋西北多山多沟的地形和人民战争的方式,把正规军和地方部队、民兵及人民群众结合起来,完全有可能以运动战吃掉它。据此,周士第面向军用作战地图,目光落在一个黑黑的大箭头上,以铜钟般的声音对同志们说:“这是日军的进军方向,由西北向南偏东方向前进,可能经小善畔、小善村、大善村向康宁镇一带集结。这一带都是山间公路,在公路两侧有高矮不同的山岭,在上村庄一带地形险要,我军36团、17团、26团和军区警卫营,要埋伏在上村庄两侧的山上,展开一个口袋,待敌进入后,一举歼灭它。1、2、3连设在小善村高地担任警戒,地方游击队和民兵在各路大造声势,作好战地工作。”周士第讲完后,让王参谋把这个计划报告晋绥分局和贺龙司令员。

上村庄一线是晋西北高原的腹心地区,沟壑两边土黄色的石壁拔地而起,犹如刀削斧劈一般,抬头一线天,在这里设伏兵打击敌人有得天独厚的好条件。晋绥分局和贺龙司令员对周士第副司令员的作战计划非常赞赏,很快批复。晋绥分局并指示各地党政机关紧急动员起来,支援前线,配合主力作战。于是,歼灭敌人第85大队,彻底粉碎日军“大扫荡”的战斗行动开始了。

敌情果不出周士第所料:5日2时左右,敌人便从赵家川口出发,顺山沟向南面的康宁镇方向蠕动。进到吕家湾后又兵分两路,一路为主力翻山越岭奔小善村,另一路只派100多人沿大道向冯家庄、大善村前进。敌人的主力没有进入伏击圈,却在小善畔一带高地上,与担任警戒的三个连接上了火。我三个连的指战员沉着应战,连续击退敌人的数次进攻。当敌人突破我军前沿阵地时,战士们即转移到掩体后,继续英勇抗击敌人。机枪手刘永杰被敌炮火掀起的土埋了六次,依然向敌人射击。排长高岐的手榴弹打光了,就率领战士跃出战壕,用刺刀与敌人展开了白刃肉搏战,他一人就刺死敌人数名,余者纷纷后退。班长张献跃和战士张勇被敌人的炮弹击中,张勇牺牲了,张献跃拖着受伤的腿继续向敌人射击,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机枪手孟献斌为节省子弹,勇敢沉着,枪口指向哪里,哪里的敌人便应声而倒。

战士们边打边互相鼓励:兄弟部队马上就会把敌人包围起来,不能让敌人跑掉!

周士第沉着指挥,将士们英勇善战,以一当十。就在战斗异常激烈的时候,转移到山沟里的老乡们却纷纷回来了。周副司令员觉得奇怪,就问跑过来的几个小孩儿:“鬼子快到你们村了,你们跑来干什么?”他们兴奋地说:“你们八路军打鬼子,我们也要打鬼子。”他们身后的老汉接着话茬说:“乡亲们见你们的电话员架设电线,我们估计要打大仗了,大家全都回来帮忙啦!”多好的人民啊!周士第听了十分激动。

战斗持续了一夜。天明后,为了拖住敌人,保存实力,担任警戒的三个连在给了敌人很大杀伤后,主动撤出了阵地。这样,敌人占领了我军警戒阵地,高兴得哇哇大叫,继续向大善村、小善村方向前进。他们哪里知道,我26团早已等候他们多时了。在遭到我26团迎头痛击后,敌人集中兵力向26团3连阵地突围。3连指导员李中村命令战士们不到百米不准射击,要一粒子弹消灭一个仇敌。当敌人距离我军前沿阵地大约50米时,我机枪、步枪火力齐发,20多个日军倒在血泊中。日军大队长铃木大佐,脸上被打掉一块皮,血直往下流。

敌人连续组织的三次大冲锋均被打退了。阵地上堆积着敌人的尸体,我军也付出了血的代价,3排只剩下6个同志,最后奉命撤出了阵地。
  3排撤走后,敌人乘机占领了我军两个山头。可是,他们的脚跟还没有站稳,我17团就如一把钢刀从侧面猛砍过来。敌人招架不住,仓惶后退。我军失去的阵地收复了,敌人的多次进攻失败。

日军退到山谷,再次调整兵力,发动进攻。周士第立即召开战地军事会议,让各部密切注视敌人动向,同时预防敌人空中增援。每个连随即抽出机枪射手对付敌机。

下午,东方传来“嗡嗡”的马达声,五架敌机呈“雁”字形排开,朝我方阵地直冲过来,向我7连投下了数枚炮弹,霎那间,阵地烟尘翻滚,对面都看不见人。7连架起机枪迅速对敌机开火,敌机仓惶逃窜。不一会儿,地面敌人前进到距7连前沿阵地30米左右时,遭到我正面部队的集中火力杀伤。第一梯队的部队乘机从侧翼向敌人阵地反冲击,敌人被打得落花流水,第二次进攻又失败了。

恼羞成怒的敌人,又发动了第三次攻击。我军的工事被摧毁了,阵地在燃烧,有的同志的衣服被火烧着了,但没有一个战士下火线。在战斗最紧张的时刻,7连指导员程德新指挥部队与敌人展开刺刀战。程德新因多处受伤,被两个日军围住,英勇牺牲了。“为指导员报仇!”的口号,立即响遍了整个阵地。

青年班长王先芳负了重伤,连长要他下去,他说:“只要我有一口气,就决不离开。”敌人又冲上来,他鼓起最后的力量,扔出一颗手榴弹,也牺牲了。

在战士们的英勇抗击下,敌人连续发起五次攻击都以失败告终,最后只得退守小善畔东北高地。这时候,我军各部队散布在敌人四周的大小山头上,枪声时紧时松,喊声此起彼伏,分不清哪里是正规军,哪里是游击队,哪里是民兵,哪里是群众,日军第85大队已被团团围住,只能垂死挣扎,已无望冲出包围。

周士第分析,敌人可能筹划新的预谋,敌人的西北、正北、正东和西南都有我军把守,只有正南面地势高耸,地形复杂,敌人可能向东南的杨塔村、王家圪台、曹家坡、刘家庄一线突围。于是,他命令21团、36团、17团主力迅速向王家圪台和刘家庄集结,给敌人准备两个伏击圈,让敌人自投罗网。各部队借着朦胧的夜色,向指定位置移动,又给敌人准备了一个“口袋”。

6日下午2时左右,敌阵地上突然出现了火光,接着浓烟升腾,随之而来的是一股令人窒息的腥臭气。战士们有些不解,一个参谋问:“副司令员,敌人又要耍什么花招了?”周士第笑了笑,“敌人在焚烧处理死尸,准备突围。”随即收敛了笑容,“各部注意,准备迎击敌人!”

工夫不大,敌炮便向小善畔以北我西集阵地猛烈轰击。守卫阵地的我方将士请示可否还击?周副司令员说:“这是敌人声东击西的把戏,作好隐蔽,不必理睬。”紧接着,大约100多个敌人向西北的冯家庄作出突围的样子,搜索前进,边前进边放冷枪。在接近我冯家庄阵地时,遭到我军密集的枪炮阻击,敌人丢下几十具尸体仓惶逃回。

太阳落山了,千沟万壑一片昏暗。夜9时许,一溜黑影向东南移动,周士第立即提醒各部指挥员:“敌人果然向东南突围了。” 

日军以为东南方向是走出晋西北高原的一条通道,要能突围到白文镇就会有部队接应,就会扭转战局。这种图谋怎能瞒过戎马倥偬、能征善战的周士第!敌人完全按照周副司令员的意图,进入了王家圪台和刘家庄埋伏圈。随着周士第一声令下:“打!”千万发子弹射向敌人,敌人顿时乱作一团。

很快,敌人重新组织兵力与我军对抗。激战一直持续到7日拂晓,敌人死伤惨重。黎明时分,敌人妄图利用晨雾的掩护,不顾一切地向南突围。在南面阵地上担任阻击任务的我21团特务连识破敌人的意图后,奋起直追,一口气赶到花子村,与敌后尾部队接火。正在双方激烈战斗之际,附近几个村的民兵赶来助战,尽管拿的是土枪、土炮、大刀、长矛,但人多势众,作战勇猛,当头截住日军,为我21团追击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敌人被我军打得哇哇直叫,但仍不死心,又集中兵力向我阵地前一个小高地猛攻,企图以这个小高地为依托夺路而逃。周士第发现这一情况后,指挥我21团2连副指导员率领一个排前去抢占这个高地。于是,在小高地的前后,敌我展开了一场紧张的赛跑。我21团2连战士势如猛虎,迅速占领小高地,给敌人以猛烈的手榴弹轰炸,敌人就像王八吃西瓜一样,滚的滚,爬的爬。正在这时,120师36团、特务团、17团、26团迅速赶到,把敌人又一次包围起来。

敌人向南突围、占领白文镇的企图破灭了,黄昏时分又向东逃,周士第命令我各部队全速追击。敌人在逃到甄家庄附近时,被120师主力严密包围。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敌人最后只得爬上甄家庄东南高地困守。至此,日军第85大队这匹野牛,已被打得头破血流,丢盔卸甲,只能苟延残喘了。

甄家庄是兴县城南40公里处的一个村庄,位于黑茶山的西麓。全村约200户人家,近1000人口。经过敌人的多次“扫荡”,这里的房屋大都残缺不全,破烂不堪。一条西北、东南走向的街道穿过全村,村子四周是高高矮矮、大大小小的山岭谷地。山岭之上,长些稀疏的树木和杂草,散布着坟地、小丘,地形复杂,是与敌周旋打伏击战的好地方。

10月8日,日军第85大队被我120师的五个团包围在甄家庄的山岭之间。周士第放眼各阵地,苦苦地思索着:敌人在甄家庄的高地上拼命地加修工事,强攻显然要付出很大的代价,对我军不利,最好的办法是把敌人引出甄家庄,在运动中予以消灭。

战场选在哪里?甄家庄以东是敌人控制的岚(县)离(石)公路,在这条公路上常有日军频繁活动,距甄家庄最近的是敌赤坚岭据点、王狮据点。周士第判断,敌人极有可能往东突围,便命令:军区特务团火速赶到甄家庄东面的郑家岔,36团埋伏在东北面的阳放里和碾烟村,严密封锁消息。为了诱敌上钩,周士第又令各分区部队和武工队主动向敌据点及交通线出击,破击敌公路,袭扰敌人据点,促使各据点的敌人自顾不暇,无力增援;同时,命令21团、17团、26团迂回包围日军,逼其向东逃窜,落入我军伏击圈。

被我军团团包围的日军拼命抵抗三天两夜,困守在甄家庄山上,缺粮断水,地面上的补充早已不可能,几天来,只有偶尔飞来的敌机空投一点点粮食,显然敌人在作垂死挣扎。

我军有人民群众作强大的后盾,在敌人“扫荡”、抢劫之下的人民群众尽管生活十分困难,但为了消灭日本侵略者,宁可自己节衣缩食,吃糠咽菜,仍要千方百计地支援粮食,日夜忙着为部队磨面、蒸馒头,运往前线。兴县四区的群众挑着馍馍紧追部队,跑了一天,翻越了8个山头,直到战士们打败了敌人,吃上馍馍,他们才高高兴兴地回去。在甄家庄,男女老幼忙个不停,伤员每到一处,群众便纷纷送水,送鸡蛋,给伤员喂饭、喂水,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由于有广大人民群众的积极支援,部队官兵愈战愈勇,大家提出一个响亮的口号:坚决把敌人消灭在甄家庄!

10月的黄土高原,一般是晴朗干燥的,但10日傍晚却突然下起雨雪来,气温骤然降至零度以下。平日干爽可行的山间小路,变得异常泥泞。这给长途奔袭、机动作战无疑带来困难。对缺衣少食的日军八十五大队来说,更是雪上加霜,但也给敌人逃跑提供了一个契机。10日夜里10时左右,日军趁着夜色和下雪天,顺着山沟向东突围,走上了周士第为其“安排”的道路。

遇上这样的天气,对我军来说要咬住敌人,也需要付出很大的艰辛。周士第传令各部:“加强注意力,观察敌人行踪,伏击部队作好战斗准备。”军令一个接一个传下去,战士们抖擞精神,埋伏在郑家岔的特务团官兵,早就等得不耐烦了。当敌人的主力五、六百人完全进入我伏击圈之后,2连、4连战士拉响了地雷,6连、7连则从两侧用手榴弹投向敌群。

敌人作梦也没想到风雨之中我们已布下了天罗地网。一霎那,郑家岔的山沟里炮声轰隆,火光冲天,敌人被打得丢盔弃甲,鬼哭狼嚎,死伤遍地。一部分侥幸活下来的敌人,不顾死活地吼叫着,向我方阵地冲来,梦想杀出一条血路。周士第见状,十分高兴地说:“来得好,打!”战士们哪肯放过,与之展开了激烈的争夺。9连战士王治国,手榴弹打完了,随手抓过身旁的迫击炮弹当手榴弹使用,炸得敌人人仰马翻。10连战士的手榴弹、子弹打完了,就用石头、用刺刀顽强地阻击敌人前进。日军连续数次突围,都未能奏效。

此刻,日军的铃木大佐泪流满面,他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不大的照片,照片上一位美丽的东洋少妇和一个天真的小女孩在对他笑。他微闭双眼,对天长叹。接着,他朝着岛国的方向,跪在山坡上,抽出战刀,立在胸前。这一举动,令他的士兵肃然。其实,这场战斗的结局,他们十分清楚,那位黄埔军校训练出来的军人——周士第,已为他们挖好坟墓,对他们来说,剖腹无疑是效忠天皇和帝国的最好形式。

甄家庄的山岭之间,漫山遍野都是喊杀声,日军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如同浑身着火的野牛,横冲直撞,最后全部被消灭在山沟内。

11日拂晓,3架“吊丧”的敌机前来寻找被围的士兵,他们在甄家庄附近的上空盘旋了很久,既看不到地面上的联络信号,也无“皇军”的影子,便扫兴而归。

日军第85大队被歼,侵入根据地腹心的另一支日军独立第3混成旅团便成为孤军,急忙龟缩回据点。日军原定两个月的“扫荡”计划只进行了40天,就被周士第率领的八路军彻底粉碎了。由此,我军在晋西北的政治影响和军事力量更加强大,辅佐和巩固了根据地各项事业的发展。

  评论这张
 
阅读(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