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军魂的博客

 
 
 

日志

 
 

开国中将黄新廷:滑石片歼灭日军蚋野大队  

2017-04-26 10:32:03|  分类: 将帅-中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国中将黄新廷:滑石片歼灭日军蚋野大队 - 军魂 - 军魂的博客

 

1938年9月,日本侵略军沿平汉、正太、同蒲、平绥铁路,分25路兵力,向晋察冀边区的五台、阜平、涞源大举围攻。八路军总部命令120师配合兄弟部队作战。10月14日,贺龙师长、关向应政委来电命令358旅率714、716团,越过同蒲铁路进入晋察冀边区,归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指挥,粉碎日军进攻,把敌人驱逐出边区。

10月下旬,黄新廷率领716团进入五台县窑头地区的寨里村、中座村。团指挥所设在一户农民的大院子里。人还没有进屋,黄新廷团长就让通信员找来了参谋长刘忠、一参谋王绍南,二参谋胡超林。黄团长开门见山地说:“旅部的电台只能与120师联系,一直没有和晋察冀军区沟通,敌情不明,又得不到上级指示。当前,第一要封锁消息,部队行动绝对保密;第二要迅速组织侦察,摸清周围的敌情、地形。”遂决定组织一个侦察小组到五台县城附近进行侦察。黄团长特别嘱咐,让新调来的小参谋张霖参加侦察小组,他在五台城里长大,熟悉当地情况。

入夜,黄团长小屋里的炕上点着一盏油灯,他和政委廖汉生、参谋长刘忠三人围坐在一起。黄新廷说:“当前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搞好侦察,尽快摸清敌人情况。张宗逊旅长要求我们继续派出得力人员,扩大侦察范围,尽早捕捉到战机。”

“明天就让我带领侦察分队出动,亲自摸摸情况。”说话的是刘忠参谋长。他30岁出头,人高体大,与26岁的团长相比,就像是一位兄长。

黄新廷说:“今晚可以喝二两,出去又得戒酒了。”

刘忠憨憨一笑。参谋长爱喝两口,全团皆知,但他给自己立下了一个规矩,执行任务绝对滴酒不沾。黄团长深知参谋长的这一习惯和戒律,在执行任务前也就作了这样的宽容。

当天晚上,天气突变,黑沉沉的云层压得很低,窑头一溜9个村庄,像是被扣在了一口大锅底下。清晨起来,整个村野像是变了个模样,山峦、村庄全披上了银装,雪花在呼啸的北风中飞舞旋转,然后纷纷飘落下来,把人、牲口踩出的一条条污印遮盖了起来,保持着冰雪世界的纯洁与美丽。

黄新廷团长目送刘忠参谋长带领20余人的骑兵侦察分队,踩着厚厚的积雪,迎着凛冽的寒风,消失在白色的山峦之中。他返回指挥所,找来从五台城归来的侦察人员了解情况。听说五台驻有一支人数较多的日军部队,引起了他的高度警觉。

11月3日,风停雪止,太阳从东方冉冉升起,大地闪耀着银光,空气中透着一股湿润的甜丝丝的气味。战士们把院子、村路打扫得干干净净,在阳光的沐浴下,边擦枪,边猜测、议论着即将到来的战斗。

团指挥所里焦急地等待着侦察分队的消息,没有人说话,显得格外沉寂。黄新廷站在桌子旁,伏身认真地看着军用地图,不时发出一阵翻动地图的沙沙声。

358旅旅部与716团团部同驻中座村,相距不远。中午,张宗逊旅长、张平化主任一起来到了716团团部。他们以同样焦急的心情,等着刘忠参谋长归来。

太阳偏西的时候,马踩积雪的细碎蹄声由远而近地传来。团部的几个警卫员操着不同的口音,争着猜侦察分队离团部还有多远。这些从作战部队挑选出来的“机灵鬼”一个比一个聪明,他们能从马蹄声中判断出有多少队伍,有多远距离,一猜一个准。

猜测还没有结束,刘忠参谋长骑马的身影已进入了警卫员们的眼帘。他们兴高采烈地跑回团部,向首长们报信。

下午两点钟,刘忠等人策马来到团部,敏捷地翻身下蹬,气还没有喘匀,就开始向旅、团首长报告敌情:“驻五台日军110师团135联队蚋野大队700余人,昨晚从五台出动,向东进犯。经过70里山地夜行军,今天凌晨偷袭了高洪口晋察冀2分区5大队,当地军民受了一些损失。”

得到了准确的情报,大家精神为之一振。黄新廷与其他旅、团指挥员不约而同走到地图前,把目光注视在高洪口至五台一线上。

5位指挥员你一言我一语地判断着敌情,取得了共识:这股敌人是孤军深入,单独出动,不可能带多少给养,且有后顾之忧,偷袭后必然要迅速退回原来据点;敌人经过一夜长途行军,需在高洪口休息,估计3日晚或4日晨撤退;按照敌人的装备情况和以往行动规律,必然走大道,原路返回。

黄新廷与张宗逊旅长异口同声地说:“要抓住这股敌人不放。”

大家的注意力立即集中在伏击地域的选择上。

黄新廷通过张霖及侦察小组已了解了这条道路的情况。他对着十万分之一的地图,手指在万沟村、滑石片两个地名之间来回挪动,对张宗逊旅长说:“据侦察,这一带地形险要,高山间夹着一条七八里长的大道,道路紧贴山边而过,越往东山势越陡。我军若在此设伏,短兵相接,突然开火,一定能打个歼灭战。”

张宗逊旅长随着黄团长的手指,看着地图上一条实线两侧密密麻麻的等高线中间的滑石片这个地名,把目光停了下来。他狠狠地把手向标着滑石片的小黑圈圈上一戳说:就在这里设伏,只要我们部队能及时赶到,歼灭敌人还是有把握的。

黄新廷说:“我军驻地距滑石片走最近的山路也有50华里,而日军从高洪口到滑石片仅有20华里。关键是......

“关键是一个“快字’。”张宗逊旅长没有等黄团长说完,斩钉截铁地说,“要和敌人抢时间,争取先期到达,作好伏击准备。起码也要和敌人同时到达,打个预期的遭遇战。”接着,他对黄新廷发出指示:“由716团担任伏击任务,进至滑石片两侧设伏并随时准备开进中与敌人遭遇,坚决歼灭敌人。714团担任五台方向阻援任务。”

张宗逊起身欲走又停了下来,加重语气说:“大家注意,要快!争取1小时之内出发。”

黄新廷与团里其他领导,分头下到各营下达任务。黄新廷来到2营,正是部队临近开晚饭的时候。团长这个时候到来,那些绰号“小诸葛”、“早知道”的干部和老兵们,猜测准有“情况”。当团长布置完任务后,开饭早一点儿的连队,战士们狼吞虎咽,10分钟就吃完了饭;饭端出来晚点儿的连队,战士们边吃边往自己的碗里、茶缸中填塞,准备边行军边吃。大伙儿纷纷表示:“饭少吃一口没什么,赶在敌人前面消灭它要紧。”司务长、炊事员们自有一套让部队边走边吃上饭的“绝招”,哪能让部队饿着肚子打鬼子呢!

下午4时,部队出发了。11月的五台山区,气温已降至零下,山野被大雪所覆盖,寒风凛冽,道路难行。黄新廷骑在马上,反复琢磨,最后定下决心:不留预备队,3个营一起上,打个速决的伏击战。第3营拦头,第2营截腰,第1营堵尾。

晚9时,716团与旅指挥所均到达滑石片以西高地。敌人也几乎同时到达,远处传来了敌人的马蹄声及皮靴踏地的沙沙声。日军大队长蚋野诡计多端,尽力隐蔽其行动,行军纵队非常肃静,连马蹄上都套了特制的“草鞋”。

黄新廷命令部队加速向山下运动。

“报告团长,我们营只插过去两个连队,其他同志还没有过沟,敌人就上来了。”1营通信员气喘吁吁地跑来低声报告。

黄新廷说:“告诉1营长,没有过去的连队不要强行通过,注意隐蔽,把敌人全部放进沟里。3营在前边一打响,你们坚决堵住敌人后路,不能让一个敌人出沟。”

3营刚下到陡崖上,日军尖刀分队十几个人已经过沟,战斗随即打响。9连副连长张云祥带领十几名战士组成突击队,猛扑到沟里,十多颗手榴弹甩了出去,在敌群中炸开。

在高洪口捡了便宜,抢了牛羊,准备回五台报功的鬼子,万万没有想到八路军会在这儿冒了出来。蚋野中佐很快清醒过来,立即组织全部骑兵向我第9连正面猛冲,企图利用我立足未稳之际,冲出沟口。已经过去的十几个鬼子兵,听到枪声也掉转头来接应。

我9连突击队两面受敌,寡不敌众。黄新廷命令3营营长王祥发:“组织火力往下压,组织兵力支援9连突击队。”

王祥发脱掉棉衣,大吼一声:“11连跟我来。”9连连长曾祥旺也带领其余两个排从侧翼压了下去。随着连续猛烈的爆破声,战士们冲到敌群中,与日军展开了白刃格斗,使敌人的火力优势无法发挥。

与此同时,2营在营长蔡久、教导员黄新义分别带领下,从大沟西侧向敌人压去,与向前拥进的大量日军遭遇。冲在前面的第8连将敌人拦腰截断,6连、7连从山上插下去进攻日军侧翼。5连飞速占领了东侧山坡上的一座小庙,控制了制高点,给正在从东坡向上爬的日军一阵痛打。敌人无奈又滚回到沟里。被2营、3营打得措手不及的侵略军,多次突围均告失败,又掉转头来朝高洪口方向突围。

时刻注意1营战况的黄新廷团长,听到1营阵地枪炮声越来越密集,越来越急促,便对身边的参谋长刘忠说:“从2营抽1个连支援1营。”刘忠抬腿向2营跑去,亲自带领1个连队支援1营战斗。

经过两小时激烈战斗,716团将蚋野大队分割成几段。大部分敌人被迫躲在陡崖下顽抗,少数退到沟西北的石沟村几间土屋里死守。

不容敌人喘息,黄团长立即下达了全线出击的命令。顿时,冲锋号声四起,一片喊杀声,整条沟里形成了无数个围歼侵略者的火力圈和格斗场,枪炮声、刺刀撞击声、呐喊声回荡在五台山间,火光、硝烟、尘土迷漫在峡谷之中。

在激战中,黄新廷又将指挥所前移,以便更好地观察战场,指挥部队全歼侵略军。

火光中,9连冲向日军盘踞的石沟村,将一束束手榴弹投向敌据守的屋内。敌人的机枪哑了,十几个鬼子兵端着枪冲出土屋狂奔。这时,3营恰好赶到,将外逃之敌堵住全歼,敌人无一漏网。陡崖下3户窑洞里,一伙日军被我包围,仍在顽抗。6连冲了进去,将顽敌消灭,并缴获了一部还没有来得及架设的电台和几笼军用信鸽。这位蚋野中佐被716团打了个措手不及,还没有来得及向他的上司发出求援信号。

黄新廷指挥716团指战员,与日军进行了彻夜激战,拂晓前将敌人全部歼灭。这一仗,消灭日军呐野大队700余人,缴获战马135匹,山炮2门,小炮4门,轻重机枪30挺。第716团阵亡干部4人、战士47人,有15名干部、62名战士负伤。

当太阳在东方高高升起时,黄新廷带领716团的抗日健儿向高洪口前进。高洪口的乡亲们得知前一天还在杀人放火的日本侵略军,一昼夜间竟在滑石片成了英勇的八路军战士的枪下鬼,欢喜地流着热泪拥上前去,热烈欢迎子弟兵胜利到来。

11月7日,也就是在八路军夺得滑石片战斗胜利的第二天,日本侵略者大吹大擂动用5万大军的“北围五台”行动,草草收场,以失败而告终。

黄新廷奉命离开晋察冀边区,回师晋西北。这支凯旋而归的队伍成为一支出色的抗日宣传队。指战员们骑着缴获的战马,携带着战利品,迈着矫健的步伐,高唱着战歌前进。老百姓自发地组织起来列队迎送威武的八路军将士们,吹呼声、口号声和掌声把队伍从一个村镇送往又一个村镇。遇有国民党军队驻扎的城镇,出操的士兵像接到一道无声的命令,全部停止了操练,把敬佩和羡慕的眼光投向716团的行军行列,有人甚至情不自禁地高喊:“向八路军学习!”

国民党骑兵第1军军长赵承缓对八路军1个团消灭日军1个大队感到震惊,把部队的家属基地娄烦镇特意让了出来,给716团驻防,以示敬佩之意。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