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军魂的博客

 
 
 

日志

 
 

开国中将黄新廷:挺进冀中 三战三捷  

2017-04-26 10:31:32|  分类: 将帅-中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国中将黄新廷:挺进冀中 三战三捷 - 军魂 - 军魂的博客

 

1938年末,为了贯彻中共六届六中全会“巩固华北”的方针,中央决定120师部队到冀中平原去,开展抗日斗争。中央赋予120师巩固冀中平原抗日根据地、帮助冀中第3纵队整训发展、扩大自身力量三大任务。贺龙师长、关向应政委决定亲率716团、独立1支队、教导团挺进冀中,并命令开辟大青山游击根据地的715团带两个营,到冀中会合。

黄新廷率领716团经过一个多月时间、700余里的长途行军,突破了敌人同蒲、平汉铁路数道封锁线,于1939年1月19日到达冀中大平原。716团指战员大多来自山区,战斗在山区,突然进入陌生的平原,心里有一种没着没落的感觉。失去了山区地貌千变万化的熟悉方位,甚至有些辨不清东西南北。尽管一路之上指挥员们对习惯在山区作战的战士们进行了平原战斗的教育,但一到现地,大家心里依然犯起了嘀咕:“这么大的平坝子,无遮无挡,这仗怎么个打法?”“大冬天无草无木,一眼望出去十几里,兔子都难藏身,成百上干部队怎么隐蔽?怎么伏击?”大家真有点“虎落平阳”之感。

黄新廷是少数几个在江汉平原长大的指挥员。他从岚县出发的第一天,就琢磨着平原作战的问题。如何适应新的环境,如何掌握平原作战的本领,成了他在滑石片战斗以后和向平原进发时经常思考的中心问题。地形地貌,村庄组成结构,道路的改造利用,何时日出,何时日落,月光下、垦空里能见度与山区的区别,目测距离误近不误远的特点,乡亲们的服饰打扮,生活习惯......都成了他研究考察的对象。他还给指战员们提出了不少需要尽快了解和研究解决的课题,诸如日军部队机械化程度、在平原的行军速度、作战特点、行动规律、在大平原如何依托和改造村庄、如何依靠人民群众等,一时间部队中形成了一股研究如何进行平原游击战的浓厚空气。

120师到达冀中时,形势已十分严峻。冀中区战略位置重要,直接威胁着日军盘踞的华北重镇北平、天津、保定、石家庄。岁末年初,日军对冀中区连续进行了两次围攻,占领了5座县城。八路军冀中军区成立不久,部队新,组织尚未健全,敌人的围攻给冀中根据地造成了极大困难。少数部队思想混乱,群众情绪亦十分不安,反动势力活跃。形势急待扭转。
面对这种形势,贺龙师长、周士第参谋长及黄新廷团长等指挥员一致认为:最重要的是要打几个胜仗,痛歼日军,打掉其嚣张气焰,才能稳定冀中军民情绪,才能增强部队平原作战的信心,使自己处于主动地位,立足大平原。

黄新廷更清醒地认识到自己肩负的重任,面对不可一世的日本侵略军和尚不巩固的平原根据地,716团这个挺进冀中唯一的一个完整建制团任务十分艰巨。如何打几个胜仗,特别是如何打好第一仗,首战告捷,成了当务之急。

战争的情况瞬息万变,黄新廷没有充分的准备时间。120师刚刚到达冀中,同第3纵队的联欢会还没有开完,日本侵略军依据所谓的“南号作战”计划,对冀中根据地的第3次围攻已经开始了。

日军从平汉、津浦铁路沿线两个师团中抽调了两个联队、两个大队共7000余兵力,分3路并进,向冀中区气势汹汹地扑来。3路敌人中,战力最强,行动最快的是日军第27师团第3联队。联队长宫崎富雄大佐,是个侵华老手。“七七”事变中,他率部攻打北平南苑机场,进占北平、天津,守备保定,后又奉调华中,参加侵占武汉的“会战”,连连受到侵华日军总部的表彰。现在又调回华北,与八路军作战。宫崎的第3联队是双手沾满了中国人民鲜血的法西斯军队,下属3个大队并配属大量炮兵、坦克。他们倾巢出动,分兵数路,相继占领了我河间、献县,尔后抢粮拉夫,构筑工事。宫崎富雄矮墩墩的身体,长着一付狡诈凶残的嘴脸,趾高气扬,不可一世。他亲率主力一部占领河间城,企图继续向肃宁进攻,扬言不日将占领整个冀中区。

黄新廷认为这是一个难得的好战机,与政委廖汉生一起到师部驻地向贺龙师长汇报情况。

贺龙赞同黄新廷的意见,并坚定地说:“日军侵入冀中以来,还没有遭到过沉重的打击,将骄兵狂,孤军出扰。我们一定要抓住他这个弱点,狠狠地打击一下!”他嘱咐说,这是120师进入冀中第一仗,要周密组织,保证首战必胜。

黄新廷受领任务后,对敌我情况作了详细分析。虽然团里不久前抽调3个连队及参谋长刘忠等十几名干部交给余秋里组建第3支队,力量有所减少,加之平原作战还没有经验,但敌人并不知道我军已进入冀中,只要准确掌握敌情,口不要张得太大,选择有利作战地形,把握战机,打一个胜仗还是有把握的。他派出二参谋胡超林带领侦察分队深入到敌人鼻子底下,随时了解敌人行动;自己则与新任参谋长王绍南一起,亲往河间通往肃宁大道中段两侧侦察地形。

黄新廷相中了大道北侧一个不显眼的小村曹家庄。曹家庄以西是梁村,以北是解中堡,以东是中堡店,以南是管中堡。五六个村庄相距不远,形成一个菱形村落群,座落在河间与肃宁大道中段,是个理想的待机歼敌地域。

黄团长决定派3营10连在曹家庄占领有利地形,向河间方向警戒;主力隐蔽在周围村庄待命。黄团长善于发挥指挥员的长处。第10连连长杨福明,人高体壮,长着一张红润的“福相”脸膛,大伙儿送给他一个绰号“长官”。他善于动脑,作战机动灵活,常常出敌不意致胜。他受领任务后,立即组织连队构筑工事,改造村舍,以利于防守与出击。

1939年2月2日,日军宫崎联队第2大队200余人和伪军一部,拖着山炮、步兵炮各1门,沿公路向西开进,企图进攻肃宁县城。宫崎果然狡猾,出动前故意向老百姓放风说“明天(3日)皇军出城打游击”,以迷惑我军。

当天敌人走到三里庄,就有群众骑自行车抄近路向我值班部队报告。群众尚不了解这支穿着灰军装、代号叫亚6团的部队,听说鬼子兵出动,纷纷向后跑。梁村一户人家办喜事,新郎没顾上脱下新衣,撒腿就跑。

黄新廷团长立即部署战斗;廖汉生政委则组织人员安抚群众,要大家不要慌张。

上午9时,日军向10连阵地开火。连长杨福明沉着冷静。敌人打炮,他让部队隐蔽。炮击后,他组织优秀射手先撩倒几个鬼子,以引逗敌人。当敌人展开战斗队形,接近我前沿阵地50至30米处时,我军备种枪支一起开火,一排排手榴弹落地开花。骄横的鬼子兵在冀中还没有遇到过这样的狙击,被打得晕头转向,乱作一团。10连依托村庄,很快打退了敌人的第一次进攻。

黄团长从敌人的行动中进一步证实:日军并不知道我军主力部队到来,孤军与我遭遇,出乎意料。他决心抓住战机,歼灭这股敌人,夺取首战胜利。

黄团长对身边的参谋长王绍南说:“立即通知王祥发营长,命令他带领3营其他连队投入战斗,固守曹家庄阵地,吸引敌人进攻。命令1营向敌人侧后迂回,发起攻击,打击敌人侧后,截断敌人退路。”

王祥发指挥9连、12连首先向敌人发起冲击,歼敌一部,迫敌退出曹家庄以南坟地,狼狈后窜。黄团长又命令1营及2营1个连投入战斗,杀伤、击溃日军一部。敌人遭此意外痛击,于11时退至中堡店固守待援。

黄新廷团长调整了部署,集中兵力,从南、西、北三面向中堡店发起冲击,不给敌人喘息之机。双方激战3小时,我军越战越猛。敌已渐不支,龟缩村内,依靠村舍顽抗。

附近村庄的乡亲们见6团指战员英勇顽强抗击日本鬼子,深受鼓舞,冒着弹雨把食品送到部队中。当部队把鬼子兵包围起来时,许多群众拥向前沿,有的把春节准备的供品也拿了出来,塞到战士嘴里。他们一边送食物,一边流着泪说:“没有见过这么好的队伍。”“有这样的军队,鬼子就长不了。”支援前线的群众越来越多,抬担架、送伤员全包了。梁村那位新郎,连长袍、礼帽都没有来得及脱,就抢着抬担架。部队领导问他时,新郎不好意思地说:“你别见怪,过去有些队伍打一下就跑。鬼子来了,我们不跑不行啊!你们可不同,硬把鬼子给打趴下啦!”部队的同志一再劝他回去,他坚持要留下,急忙说:“你们让我抬一步也好啊!”战士们深受鼓舞。

下午3时,河间、任丘方向日军400多人,分3路前来增援。其中,一路骑兵150余人。虽有数名群众前来报告,但未赶到敌人前面。

进攻中堡店的我1营部队腹背受敌,情况变得严峻起来。

黄新廷团长迅速作出决断:命令1营立即转移杜中堡,3营全部集结曹家庄。贺龙师长及时派来独立第1支队1个营加强716团。

增援之敌与中堡店日军会合后,以猛烈火力向716团射击,并组织骑兵、步兵轮番冲击,企图夺回杜中堡、曹家庄以北阵地。716团的勇士们以旺盛的斗志,利用地形,充分发扬火力,沉着机智打退敌人一次又一次的进攻。战至下午5时,日军始终未能出村,只好转攻为守。

太阳从地平线上慢慢消失,天色渐渐黑了下来。黄新廷不失时机地调整了战斗部署,命令蔡久营长率领大部还没有投入战斗的第2营,向日军占据的解中堡、中堡店进行强攻;调第1支队1 个营迂回敌后,断其退路。

晚8时,我军向敌人发起猛攻。第2 营首先攻下了解中堡,又悄悄摸进了中堡店,与敌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近战。

敌人再也支撑不下去了,于夜半拉着30多辆大车的尸体和伤员,绕道向河间城撤退。

黄新廷马上组织部队追击。他亲自率领2营及独立第1支队1个营紧逼上去,尾追逃敌,一直追到河间城西门与北门,并占领了北街。深夜,巨大的爆炸声,清脆的枪声,震撼了河间城。惊恐失色的宫崎富雄万万没有想到,派出去的援兵不但没有解围,却引来了窝巢失火。他急忙调动兵力,坚守城中各个要点。

黄新廷根据具体情况,没有强攻敌扼守的据点,命令部队立即撤出战斗。河间城内探照灯大开,枪炮声大作。宫崎组织了一个不小的场面,“欢送”716团凯旋而归。曹家庄一战,我军歼灭日军150余人,首战告捷。

胜利的消息迅速在冀中大平原传播开来。乡亲们一传十,十传百,越传越神:“河间城鬼子夜间不敢睡觉。”“6团来无踪,去无影,专打鬼子老窝。”......曹家庄周围的菱形村落群更是热闹非凡,支起了过年用的大锅,杀猪、宰羊、蒸馍,到部队慰问的群众络绎不绝。村里人还集资建立了一座石碑。中堡店一前清贡生受乡亲们委托,专门写了碑文,热烈祝贺我军胜利,悼念阵亡烈士,以世代缅怀。

部队也从群众的抗战热情中受到极大的鼓舞。19个小时连续战斗,部队没有做过一顿饭,群众送的食物吃也吃不完。乡亲们送情报,救护伤员,掩埋烈士遗体,竭尽全力支援部队。亚6团又流行了一句新的歇后语:冀中乡亲——真好。

黄新廷团长很快收敛了胜利的喜悦,仔细思考着这一仗的利弊得失及敌人可能作出的反应。这次战斗,我军未能及时发现日军骑兵支援分队,原以为是少数骑兵侦察,实则为百人以上的作战部队;断敌退路动作不快;首战动员充分,却忽略了保存自己的教育,不少战士直着身子冲锋,增大了伤亡。战斗中有6名干部、39 名战士献出了宝贵生命。战友们的鲜血没有白流,换取了平原歼敌的经验,赢得了冀中人民的信赖。

2月3日清晨,天空中纷纷扬扬下起了大雪。雪整整下了一天一夜,晶莹的雪花无声地飘落在大平原上。战斗的胜利,瑞雪的降临,一洗人们在日寇围攻中的阴郁心理,显现出一息生气。
黄新廷率领716团,如这静静的雪花一样,悄悄隐蔽转移到了大曹村、刘家疃、大王庄地区,待机再战。在曹家庄胜利的当天,贺龙师长就对黄新廷说:“马上转移,别只顾发‘洋财’喽。搞不好,今晚就有你们的苦头吃。”师、团长对此认识是一致的,判断是准确的。

骄狂的宫崎富雄,怎甘心失败。他报复心切,派遣大队长汤田四凯,于4日拂晓,带着步、骑、炮兵千余人,山炮5 门,迫击炮8门,借着朦胧的夜色,冒着零星小雪,隐蔽前进到距大曹村5里地的小刘庄,准备对八路军进行偷袭。汤田信奉金钱万能,抓来一个老百姓,允诺给钱,让他到大曹村跑一趟,看看有无八路。这位乡亲,来了个将计就计,急匆匆地赶到716团团部报告:“日军有几十人到了小刘庄。”狡猾的汤田在收买这位老百姓时也留了一手,只让他见到刚进村的一小部分日军。

黄新廷判断:此股敌人最大的可能是大部队的先头分队,也不排除是小股敌人。为了迅速弄清情况,他决定派2营7连对小刘庄进行火力侦察。同时,命令2营其他连队及1营占领大曹村阵地,准备迎战。

黄团长带领李书茂、张霖、宋仁荣几个参谋,从刘家疃团部来到大曹村,勘察地形。他嘱咐两位营长,按照村外坟地、村沿沟坎、村边房屋组成三层防御阵地,充分依托村大、地形变化多的特点,打击敌人。

上午8时,日军对大曹村进行猛烈的炮火急袭。阵地上掀起一团团积雪夹带泥土、弹片的混合物,忽起忽落。炮火急袭后,步兵发起冲击。在我1营、2营正面有五六百敌人,形成多层散兵线,黑压压一片冲了过来,歇斯底里地叫喊随着刺刀的寒光向前推进。

黄新廷命令团迫击炮群向日军散兵线射击。炮弹准确地接连命中敌群,在密集的进攻队形中打开一个缺口。当敌接近我前沿50米时,我军轻重机枪一齐开火。敌人一排排倒了下去,缺口扩大,散兵线破碎,第一次冲锋被打退。日军过去这种屡屡得手的武士道式的阵式,在716团勇士面前,却失去了往日的威风。

汤田四凯气极败坏,指挥日军连续发起3次进攻。
日军在我第1营阵地上疯狂地发射了上百发炮弹。有秩序隐蔽在村沿的战士们,被敌人炮弹掀起的泥土埋在了沟坎下。迷信武器的日军,以为他们强大的火力已使八路军阵地成为无人阵地。当敌人直着身子向前冲击时,从泥土中钻出来众多八路军战士,一排排子弹向敌人射去,一颗颗手榴弹在敌群中开花,鬼子兵号叫着横尸在我军阵前。

在我2营阵地上,只有5、7两个连队百余人。日军一次冲击,正面投入400人兵力。蔡久营长灵活指挥,组织交叉火力,叠次射击;组织投弹组,移动投掷,在敌人距我军阵地前10~20米的距离时突然开火,取得最佳杀伤效果。他们还及时向团炮兵指示弹着点,校正射击,步炮密切协同,打退了日军成倍兵力的进攻。

穷凶极恶的侵略军4次强攻,均告失败,于是丧心病狂地施放毒气。一时,阵地上毒雾腾腾,呛得人眼泪鼻涕直流。指战员们迅速用毛巾包上积雪捂住口鼻,继续坚持战斗。

毒气随风吹到了团指挥所上空,正在紧张指挥战斗的黄新廷团长还没有顾上防毒。警卫员周天顺将一块湿毛巾捂在了团长嘴上。打退敌人进攻后,黄团长才觉得一股臊臭味袭击口鼻。他问周围同志:“这是一股什么味道?”

“报告团长,这是尿味。我听说尿能解毒,就把尿撒在毛巾上了。”周天顺回答得理直气壮,大家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汤田四凯放毒后,命令士兵放心大胆进攻。但是,被敌人卑劣行径激怒了的八路军战士们愈战愈猛,火力越来越烈,日军纷纷被击毙在我军阵地前。

黄新廷团长判断敌人的进攻已成强弩之末,抓住时机,指挥2营从正面,1营从翼侧,在炮火掩护下,对日军发起了反冲击。战士们带着国恨,带着为两天前牺牲的战友复仇的强烈愿望,猛打猛冲,乘胜夺取了敌人的阵地。

感情不易外露的黄团长,也禁不住赞誉道:“我们的战士真是好样的,打得痛快!”

太阳落在平原尽头的地平线上,夜幕降临了。黄团长决心利用夜暗解决战斗。他命令1 营、2营继续从正面进攻敌人;把一直还未来得及上阵的3营也投入战斗,命令王祥发营长绕到敌人侧后,围歼日军。

23时,716团以排山倒海之势,向敌人发起了总攻。此时,日军只有招架之功了。气势汹汹的侵略者,变成了狼狈溃逃的败兵,不顾一切地朝河间城逃窜。王祥发率第3营紧追不舍,直追到河间城下,杀伤逃敌一部,再次给宫崎富雄一个痛击。

大曹村一仗,我军歼灭日军300余人,缴获一批枪支弹药和80多辆大车的军用物资。日军大队长汤田四凯负伤。

刚赶到冀中的715团,在邢家庄也打了个胜仗,歼敌上百。新组建的第3支队在板家窝也初战取胜,消灭日军80余人。

我军初到冀中,一个星期里三战三捷。日军大吹大擂的所谓“南号作战”对冀中区的第3次围攻被粉碎了,宫崎富雄不得不放弃攻占肃宁的计划。精于思考的年轻团长黄新廷心里又在掂量着这次战斗的得失。进入冀中时,716团的实力并不很强,部队在山西连续作战,减员较大,一直没有得到很好的补充;到冀中后又抽调出3个连队和部分干部,全团不足千人。战士们长途行军,鞍马劳顿,没有得到充分休整,便立即投入新的战斗。大曹村战斗是一场以少胜多、以劣胜强、以劳对逸的战斗。使黄新廷高兴的不只是一次战斗的结果,而是部队取得了平原作战的经验:充分依托村落,利用有利地形,隐蔽自己,歼灭敌人。这次战斗与曹家庄战斗虽只隔了两天,但我军却有了长足的进步。战斗中日军发射炮弹500多发,特别是第1 营白天防御敌百发炮弹的轰击,部队无一伤亡。全团以极小的代价换取了战斗的重大胜利。

120师坚决的战斗行动,使日军连遭打击,被迫龟缩在城里。宫崎富雄带着主力,窜到冀南阜城,留下1个大队守着这个倒霉的河间城,一时再也无力组织大的进攻。黄新廷率领716团驻在河间等4县搭界的窝北镇,第一次有了一个短暂的休整机会。团里还补充了一批冀中参军的新战友,迎来了白求恩大夫带领的东征医疗队。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