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军魂的博客

 
 
 

日志

 
 

开国中将孙毅:口述平型关大捷  

2017-03-11 11:19:50|  分类: 将帅-中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国中将孙毅:口述平型关大捷 - 军魂 - 军魂的博客

 

9月22日,日军第5师团一部,进占平型关以北东跑池地区。23日,八路军总部命令115师向平型关、灵丘间出动,侧击向平型关进攻的日军。

我们第二梯队于23日到达上寨地区,先期到达的师长林彪等人刚刚看地形回来。在师部的院子里,林彪和聂荣臻进行交谈。林彪说,日军大队人马正向平型关方向运动,可以考虑利用这里的险要地形打一仗。接着,他摊开地图,同作战科长王秉璋、侦查科长苏静把平型关周围的地形和初步的作战设想作了说明,征求聂荣臻的意见。聂荣臻听后,果断地说:“打!为什么不打呢?利用这么好的地形,居高临下,伏击气焰骄纵的敌人,这是很便宜的事嘛!现在不是打不打的问题,而是要在与日本侵略军的第一次交锋中,打出八路军的威风来,给全国人民的**情绪一个振奋!”在平型关侧翼山地打一个大仗的部署就这样定了下来,并当即电告了八路军总部。

当天,全师连以上干部会在距平型关东南10公里的上寨小学召开,林彪、聂荣臻到会讲话,布置战斗任务。因师参谋长周昆未到职,我这时仍留在师部,聂荣臻对我说:“老孙,周昆到现在还不来,你不能走,你走了就没人了。”我说:“副师长,你放心开会去吧,我不走,我在家值班。”他们走后,我在家守电话,处理事情,并具体负责师直属队的工作,遂行使师参谋长的职能。

会议结束后,115师主力连夜赶往平型关东南15公里的冉庄待命。

我从师部文件中看到了以下战斗部署:343旅两个团为主攻;344旅—个团断敌后路,一个团作师预备队。攻击部队全部在平型关东南山地设伏。同时,派出独立团、骑兵营向灵丘方向活动,牵制日军,保障主力翼侧安全。

24日,林彪、聂荣臻又组织营以上干部进行了现场勘察。傍晚,师部接到阎锡山部队送来的一份作战计划,说由他们担任平型关正面的出击。

当晚,天降大雨,我同林彪、聂荣臻分别住在老乡家。睡觉前,林彪、聂荣臻根据侦察员得到的情报,叫我通知部队:今夜12时出发,天明前进入埋伏阵地。并强调:“暴露与否,是胜败关键。”我立即交待参谋,用电话通知各部队,直到通知完毕,我才休息。

睡到后半夜,外面的风雨声将我惊醒。

鸡叫时,我坐起来穿好衣服,轻轻来到林彪、聂荣臻住的房前,推开门一看,林彪的铺位空着,被子已经叠了起来,再朝里一看,煤油灯还亮着,林彪正戴着健脑器坐在桌前看地图呢。我轻轻走上前,小声说:“师长,你起得这么早?”林彪打了一个哈欠,又看了地图一眼说:“要熟悉地图,了解地形地物,才能指挥好。”聂荣臻听到我们说话,也匆匆起了床,对林彪说:“你看了这么久,该熟悉了。你到炕上睡一会儿,有什么事情我来处理。”林彪看看手表说:“时间不早了,不睡了。”

天亮了,雨也停了。早饭后,我们立即出发去师指挥所。

师指挥所和343旅指挥所在一起,位置选择在平型关东南方向石灰沟南山头一个小山顶上,那里长着几棵树,站在山顶,用望远镜可以清楚地看到沟底那条公路。我拿起望远镜向远处望去,但见群山之上,婉蜒着古老雄伟的内长城,平型关坐落在群山之间。这一带山势不高,但是山连山,峰接峰,利于部队隐蔽。从平型关山口至灵丘县东河南镇,有一条由东北向西南伸展的狭窄沟道,沟道两侧,是刀削似的危岩绝壁,再上面是比较平缓的沟岸。

在十里长沟的东南山上,左面埋伏的是杨得志、陈正湘率领的685团,右面埋伏的是李天佑、杨勇率领的686团。徐海东的344687团奉命隐蔽地穿过沟道通路,占领了东河南镇以北的高地,以便切断敌人后路。688团作为师预备队暂未进入战地。杨成武的独立团和刘云彪的骑兵营已分别向平型关东北和以东开进,配合主力作战。

战前的十几分钟,林彪和聂荣臻对前来受领任务的685团团长杨得志和686团团长李天佑讲明敌情和战场注意事项,两个团的指挥员便疾速地返回阵地。

上午7时前,鬼子来了。这是日军板垣师团第21旅团的辎重和后卫部队。为首的高举着一面太阳旗,接着是三路纵队的鬼子,往后是载着日本兵和军用物资的100多辆汽车,200多辆骡马大车拉着九二式步兵炮、炮弹和给养跟随其后,压阵的是骑着大洋马的骑兵。

伏击部队的报告同时汇集到师指挥所:敌军已经全部进入伏击圈。这时林彪喊:“发信号弹!”“砰,砰,砰!”三颗红色信号弹升上天空。顿时,沉默的群山怒吼了。满贮着深仇大恨的枪弹和追击炮弹带着啸音飞向敌群,手榴弹雨点般地飞进沟道,日军汽车撞汽车,人挤人,马狂奔,指挥系统一下子就被打乱了。

当聂荣臻发现日军正利用汽车作掩护,进行顽抗,并组织兵力抢占有利地形时,连忙跟林彪研究,决定把敌军切成几段,分段吃掉它。随即命令部队出击,杀入敌阵地,并指令686团团长李天佑派出一个营,冲过公路,抢占在设伏前因怕暴露目标而来不及占领的老爷庙制高点,以便两面夹击敌人。

山谷间骤然响起激昂的冲锋号声和惊雷般的冲杀声。八路军勇士呐喊着向敌人扑去,同敌人展开了肉搏战。战斗进行得异常惨烈。我透过望远镜看见,那群经过武士道训练的日军虽然失去指挥,被分隔开来,仍然利用汽车和沟坎,进行顽抗。八路军官兵前仆后继,以更加猛烈的攻势对付顽固到极点的敌人,只见枪托飞舞,马刀闪光,连伤员也与敌军官兵扭打在一起,互相用牙齿咬,用拳头打。686团副团长杨勇在激战中负了伤,仍继续指挥部队作战。6851连连长曾贤生,带领战士们冲入敌群,在肉搏中壮烈牺牲。

战斗进行到大约8点多钟,林彪对聂荣臻说:“老聂,你亲自出马好不好?”聂荣臻回答:“好啊!”林彪说:“你到685团去,督促他们把这一仗打好。”聂荣臻站起来说:“好吧,我现在就去。”说完,他拄了一根棍子,带了一个参谋、一个警卫员和一个通信员,大步朝山下685团阵地走去。

聂荣臻走后不久,为了安全,林彪立即转移到附近山沟隐蔽指挥。在隐蔽部里,就我和林彪两个人。他守着电话,随时询问部队情况。

鬼子拼命地争夺老爷庙制高点。几架敌机在上空盘旋。由于敌我双方距离很近,敌机不敢扔炸弹。经过一番激战,老爷庙制高点等有利地形全被我军占领。

中午时分,被堵截在辛庄、老爷庙、小寨村一线山谷中的1000多名日军全部被歼灭。缴获敌人步枪1000余支、机枪20多挺,击毁汽车100多辆、马车200多辆。板垣组织的增援部队被我独立团和骑兵营阻击在灵丘以北、以东地区。独立团还在灵丘与涞源之间的腰站,击毙了增援的日军300多。林彪和聂荣臻遂令部分部队打扫战场,其余部队乘胜向东跑池之敌发起攻击。由于国民党军未按预定作战计划出击,致使东跑池的日军由团城口突围。

下午2点许,林彪说:“孙毅,辛苦你一趟,到山下的电台去,给八路军总部并延安的毛主席发个电报,除报告目前战果外,告知我部队仍在积极围歼中。”

我说:“好,我马上去!”

我走出隐蔽部,随后拿起一根棍子准备出发。林彪说:“你同聂荣臻一样,也爱拿根棍子。”

我说:“我是从长征开始拿的。”

林彪好奇地问:“长征到现在拿几根了?” 

我说:“至少有七、八根了,有根棍,上山下山,等于增加了一条腿。”

我沿着下山的羊肠小道,一路小跑,心里打着腹稿,大约半个小时就到了隐蔽在山下土地庙里的电台,我将心中拟好的电稿很快写在纸上,大约有150多个字,交给译电员,叫他立即发给八路军总部并报延安的毛主席。我坐下等着,直到对方回电已收到电报时,我才往回返。

回到师指挥所,已是下午5点多钟了,沟中的战斗早已结束,只有远处还不时地传来枪声。尽管这时我已经很累,但我急于想了解一下战场情况,便拄着一根棍子,带了两名参谋下到沟底。只见战斗后的十里长沟,日军人仰马翻,尸体狼藉。燃烧的汽车、遗弃的武器、散落的文件、作战地图、写有“武运长久”的日本军旗及各种罐头食品,满地皆是。我军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牺牲了几百个同志。当我看到有不少是经过长征过来的老同志牺牲在战场上时,心中十分难过。

当天晚上,我和林彪、聂荣臻住在距平型关几里路的一个小山村,这个村子只有三四户人家,我们进房时已是晚上9点多钟了。因房子少,我和林彪、聂荣臻睡在一个土炕上。

林彪说:“今天打了胜仗,精神好,睡不着觉。”

聂荣臻说:“是啊,我也睡不着。”聂荣臻还说:“日本鬼子搞武士道精神,死不投降,我们要研究如何对付他。”

林彪说:“我原来还想多抓些俘虏拉到太原街上示众,结果一个也没有抓到。”

我说:“敌人不了解我们的俘虏政策,而我们的战士却还像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对待白军一样对待鬼子,结果吃了不少亏。”

就这样,我们聊着,不知不觉鸡就叫了,谁也没有睡好,只是在天亮前迷糊了一会儿。 

平型关大捷,是八路军出师华北前线的第一仗,也是中国人民抗战以来的第一个胜仗,这一仗粉碎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大大增强了全国人民的抗战决心和信心。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