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军魂的博客

 
 
 

日志

 
 

开国上将刘亚楼:不怕得罪人  

2015-09-24 20:22:20|  分类: 将帅-上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国上将刘亚楼:不怕得罪人 - 军魂 - 军魂的博客

 

        刘亚楼长得英俊年轻,刚当参谋长,又没有佩戴军衔,咋一看像个小参谋。一个连长在火车站无理取闹,刘亚楼上前劝阻,连长反问:“你是干什么的?”刘亚楼大喝一声:“我是东北民主联军参谋长!来人,把他扣了!”

        刘亚楼的脾气大,在“四野”是出了名的。就任东北民主联军参谋长不久,战争形势日趋紧张,东北局决定实行前后方分开,把一部分党政军机关由哈尔滨迁至佳木斯,其中包括一些干部家属和子女。东北局责成刘亚楼负责车运。

        根据东北局的规定,迁往后方的人员只准携带自己随身的衣物及生活用品,可是刘亚楼到车站检查时,却发现有些人还搬走了公家的桌椅板凳。他的眉头皱了起来。

        一位科长向刘亚楼报告说:有一节闷罐车厢里装着立柜、梳妆台和沙发等家具,是某领导的,谁也不敢去动。

        刘亚楼对科长说一声:“带我去!”

        到了车厢口,刘亚楼指着车厢里的家具,明知故问:“谁带这么多坛坛罐罐啊?”

        车厢内无人应答。

        “谁带的?”刘亚楼加大了声音。

        “我的。”车厢内终于有人回话了。

        刘亚楼定眼一看,说话的正是那位负责人。他继续装糊涂地问:“要带到哪里去呀?”

        那位负责人脸色有点发红,说道:“带到佳木斯去。”

        刘亚楼盯了对方一眼,说:“带到佳木斯去?谁批准的?你没看东北局的规定吗?”

        “看过看过,这些都是小玩艺,我想带去用问题不大吧!”对方还想滑过去。

        刘亚楼嗓门有点高了:“你也是领导干部,总不会带头违反规定吧?”

        对方的声音低落下来:“是的……”

        “是就好,咱们还是按规定办事。同志哥,对不起了!”刘亚楼手一挥,随即上来几个战士,把这些家具从车上搬了下来。

        一些人头次见到刘亚楼,悄悄议论开了:“这是谁呀?这么厉害?”

        “听说是新上任的参谋长!”

        “叫什么名字?”

        “听说叫刘亚楼!”

        刘亚楼的大名就这样一下子传到了佳木斯。

        刘亚楼不怕得罪人,他有句名言:“得罪人怕什么?顶多不选我当中央委员!”

        那一年的深秋,刘亚楼又去了佳木斯,他是受东北局指派到佳木斯清理各单位的留守人员,精简后方机关。这又是一件得罪人的工作,刘亚楼二话没说,带上总部队列科长和两位参谋上了火车。

        在火车上,刘亚楼发现有一大箱香烟。

        “这是谁带的?”他问道。

        王科长急忙回答:“管理处托带的。”

        “给谁用的?”刘亚楼不动声色。

        “给?......”

        刘亚楼抬了一下眼皮:“这么一大箱香烟,不经过政府登记随便装,运到佳木斯去不犯法吗?”

        王科长不明就里,嘻笑着说:“咱们乘的是专列,没有检查,也不用登记。”

        刘亚楼的脸顿时板起来:“哦?没人检查登记就不犯法了?赶快给我拿下去!”

        王科长怔了一下,支吾道:“是?”

        刘亚楼嗓门这才高起来:“你想拿?”

        火车在前方一个小站停了几分钟,从车上只下来一件物品,就是那箱香烟。

        有一个独立师在勃利县留下不少人开工厂做豆腐和粉条,生意火红。刘亚楼闻讯来到这里,工厂的人忙用美酒佳肴款待刘亚楼。没想到刘亚楼看都不看酒席一眼,说道:“把你们的点名册拿来!”

        点名册?工厂头头一听犯傻了,他知道刘亚楼要点名册的意图。

        果然,刘亚楼一看点名册就火了:“部队在前方打仗,你们却不管前方死活,在后方留了这么多人!”

        谁也不敢再吭一声了。

        刘亚楼说道:“把工厂全部无条件交给地方政府,办厂人员立即组织起来,赶快上前线去!”

        工厂头头有些为难,支吾地:“可是我们师首长……”

        刘亚楼打断了对方的话:“告诉你们师长,3天之内不全部移交完毕,我撤他的职!”

        清理完佳木斯的精简工作后,刘亚楼又来到牡丹江实施精简。刚下火车就见到站台上一名军官同车站站长在争吵。

        刘亚楼走上前去,问道:“喂,你们吵什么?”

        “老子不让车开,他偏要开!”军官模样的人摇头晃脑地说。

        刘亚楼见军官这副模样,顿时来了气,问:“你是哪个部队的?”

        那军官回答出一个师的番号。

        刘亚楼问:“你在师里干什么?”

        旁边一位小战士抢着回答:“他是我们连长!”

        刘亚楼扫一眼面前的连长,再问:“为什么不让火车开走啊?”

        “这列火车归我们师管,我不同意开就不能开!”连长把下巴扬起,一副骄横的神态。

        刘亚楼尽量压住心头的火,道:“你还是听从站长的指挥吧!”

        连长瞟了刘亚楼一眼,拍了一下腰间的匣子枪,哼了声:“我听他指挥?我腰里的家伙不想听!”

        刘亚楼终于动了肝火,厉声喝道:“今天我就叫你听从指挥!你太狂妄了!你管一个连,还想管政府的事情吗?”

        这位连长这才正眼看了一下刘亚楼,不太服气地问道:“你是干什么的?”

        “我是干什么的?我是东北民主联军参谋长!来人,把他扣了!”刘亚楼的话音一落,警卫班的战士当即上前把那个连长捆了。

        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连长可能有点以貌取人了,刘亚楼当时只有36岁,长得英俊年轻,又没有佩戴军衔,乍一看像个小参谋小连长。

        初入东北,林彪用马鞭抽打叶群,秘书、警卫不敢劝,只能干着急。刘亚楼一脚踹开反锁的房门,夺下林彪手中的马鞭。惟一敢断林彪家务事的,也许只有刘亚楼。自这以后,林彪再也不打叶群了。叶群自然是感激刘亚楼的,不仅是感激,客观地说,甚至还有点怕。这不仅在于林彪对刘亚楼的信任,还在于刘亚楼是个在原则问题上不低头、不溜须拍马、正直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