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军魂的博客

 
 
 

日志

 
 

开国上将刘亚楼:“三反”判案不管国民党还是共产党  

2015-03-30 20:00:23|  分类: 将帅-上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开国上将刘亚楼:“三反”判案不管国民党还是共产党 - 军魂 - 军魂的博客

 

1950年夏,空军直属机关在东长安街青年宫看戏,青年宫以后改成人民艺术剧院。那时,人们打仗惯了,正正规规坐在椅子上不舒服。快开演时,一名军官很随便地把脚架到前排的椅背上。没想到,正架在空军司令员刘亚楼的脑袋边。

刘亚楼吓一跳,脑袋两边一边伸来一只臭烘烘的大皮鞋,火了,站起来:“你是哪个单位的?公共场合怎么这样没礼貌?”

伸腿者不服气地反问:“你,是哪个单位的?”

“我问你是哪个单位的?”

伸腿者刚从华东部队调到空军机关不久,还不认识空军司令员刘亚楼。他一高兴喝了点酒,说话就没了把门,“你管我是哪个单位的,你是谁?”

刘亚楼更火了:“我是空军司令刘亚楼。”

伸腿者一听,顿时酒醒,马上立正,低下头,不敢再说话。

刘亚楼又问:“你是共产党还是国民党?”

伸腿者不敢说话。

“你是起义的还是被俘的?”刘亚楼继续追问。

伸腿者还是一句话不敢说。

真让刘亚楼说对了,伸腿者还真是国民党过来的。

旁边座上的人暗自说:“这位老弟撞到枪口上了。”

而刘亚楼看他认了错,也不再追究。

开演不久,伸腿者赶快溜掉了,他怕刘亚楼再追查他是哪个单位的。

如果没有后来的事情,这件事也就过去了。空军初创,刘亚楼日理万机,早把这一件不愉快的小事扔到脑后去了。

冤家路窄,过了一两个星期,空军召开办公会议,其中研究“预校”问题,要求军训部学校处预校科科长列席。

那位预校科科长就是这位伸腿者,姓曾。

曾某忐忑不安地走进会场,特意把帽檐压低了些,但刘亚楼看见他,马上认了出来。想混水摸鱼也混不成了,他看见刘亚楼一愣,知道司令员对上了号。虽然刘亚楼没再说什么,曾某心虚,还是找了个角落,更加把头低下。心想,这下让司令员对上了号,等着挨整吧。

没想到什么动静也没有。

曾某工作到1952年初,在“三反”中被查出了问题,贪污四五千万元公款。虽说是旧币,但换成人民币四五千元,这也不是个小数目。那时,中央开了交代政策会后,北京市抓了10个,准备杀6个。空军还没交代政策,直属政治部主任也说要开交代政策会,曾某和另一个人被判死刑。报到刘亚楼那里,刘亚楼说,中央不同意这样搞,还是冷处理,到最后搞清楚再说。过了一天,专案组报告曾某是国民党来的,有证据,提出还是要杀,应该杀。

刘亚楼并没有因为以前曾某对自己不敬而记在心上,他实事求是地说:“你这个观点不对,他是国民党来的,但现在是我们的干部。既然是我们的干部,就不能分国民党来的还是解放区来的,都要当我们的干部对待。至于杀,还是不杀,现在不动,到运动后期,证据确凿了再说。”

专案组还在辩,他已经证据确凿。

刘亚楼说:“不要争了,运动后期再定。”

如果刘亚楼点头说杀,杀了就杀了。

最后落实了曾某贪污的钱款折合人民币500多元,并不够杀头的标准。于是,曾某受到撤职处分, 以后转业到四川工作。

  评论这张
 
阅读(5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