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军魂的博客

 
 
 

日志

 
 

十六国:前秦厉王(苻生)——独眼勇士暴虐至极  

2015-02-08 07:33:36|  分类: 皇帝(一)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秦厉王苻生(公元335年-公元357年),略阳临渭(今甘肃秦安陇城)人。字长生。氐族。景明帝苻健三子。十六国时期前秦第二位皇帝。

苻生自幼独眼,尝狂言触忤苻洪,洪令苻健杀之,为苻雄谏止。苻生从小就很无赖,他的祖父苻洪很讨厌他。苻洪开玩笑,问侍者说:“我听说瞎子一只眼流泪,是真的吗?”侍者回答说是。苻生发怒,用佩刀刺自己身上流出血来,说:“这难道不是眼泪吗?”苻洪大吃一惊,用鞭子抽打苻生。苻生说:“生来不怕刀刺,岂能受不了鞭打。”苻洪说:“你如果这样下去不改,我把你贬作奴隶。”苻生说:“难道如石勒不成?”苻洪听后害怕,光着脚掩住他的嘴,对苻健说:“这孩子很残暴,要早除掉他,不然的话,长大了必然会祸害家人。”苻健要杀他,苻雄阻止说:“小孩子长大后自然会学好,何必这样呢!”苻健这才作罢。苻生长大后,封淮南王。苻生力能举千钩,雄健勇猛好杀,能徒手与猛兽格斗,跑得比马快,不论击刺骑射,都超绝一时。东晋桓温攻打前秦时,苻生单骑冲入敌阵,前后斩将夺旗十余次。

苻健的太子苻苌在桓温入关时中流矢而死。苻健因谶文中有三羊五眼的话,怀疑苻生应谶,于是立苻生为太子。不久苻健重病,不能视事。平昌王苻菁阴谋自立,遂勒兵入东宫杀太子。恰好苻生入宫侍疾,苻菁无从搜寻,索性移攻东掖门,讹称苻健已死,太子暴虐,不堪为君,借此煽惑军心。不料苻健勉强抱病出宫,下令军士速诛苻菁,余皆不问。苻菁部下见苻健还活着,都丢下兵器逃生去了。苻菁也拍马欲逃,被士兵捕住枭斩。

几天后苻健病加剧,苻生凶暴嗜酒,苻健临死前怕不能保全家业,对苻生说:“六夷酋帅及贵戚大臣,如不从命,宜设法早除,毋自贻患!”三日后苻健病死,时年39岁。太子苻生当日即位,改元寿光。尊其母强氏为皇太后,立其妻梁氏为皇后。群臣进谏说:“先帝刚晏驾,不应当日改元。”苻生勃然大怒,叱退群臣,令嬖臣追究出议主是右仆射段纯,立处将他处死。

大将强怀与桓温之战中死去,其子强延没有来得及受封而苻健病死。一次苻生在外闲游,忽然看见一个穿白孝服的妇人跪伏在道旁,自称为强怀妻樊氏,愿为儿子请封。苻生问:“你儿子有何功绩,敢邀封典?”妇人说:“妾夫强怀,与晋军作战而亡,未蒙抚恤。今陛下新登大位,赦罪铭功,妾子尚在向隅,所以特来求恩,冀沾皇泽。”苻生叱骂说:“封典需由我酌颁,岂是你可以妄求?”那妇人不识进退,还俯伏地上泣诉亡夫忠烈。苻生大怒,取弓搭箭,一箭洞穿妇人的颈项,妇人抽搐几下就死了。

中书监胡文、中书令王鱼入奏说:“近日有客星孛于大角,荧惑入东井,大角为帝坐,东井秦之分野,不出三年,国有大丧,大臣戮死。愿陛下远追周文,修德以禳之,惠和群臣,以成康哉之美。”苻生说:“皇后与朕对临天下,足以应付大丧之变。毛太傅、梁车骑、梁仆射受遗命辅政,可谓大臣也。”胡文、王鱼还以为他胡言乱语。谁知过了数日,他竟持着利刃,趋入中宫。梁皇后起身相迎,还未来得及说话,刀刃已砍在颈上。苻生杀死了梁皇后,立即传谕拘捕太傅毛贵、车骑将军梁楞、左仆射梁安,不加审问,立刻斩首。

苻生迁嬖臣右仆射赵韶为左仆射、中护军赵诲为司隶校尉。这两人都因阿谀苻生,构陷大臣得到升迁。他们的从兄名叫赵俱,为洛州刺史。苻生原本打算召赵俱为尚书令,赵俱托病固辞,对赵韶、赵诲说:“你们不顾祖宗,竟敢做此灭门事么?毛梁何罪诛死?我有何功,乃得升相?我情愿速死,也不忍看你们夷灭。”不久赵俱忧愤而死。丞相雷弱儿为人刚直敢言,苻生因之杀死雷弱儿以及他的九个儿子二十二个孙子。

苻生常弯弓露刃出见朝臣,降发锤钳锯凿备置左右。即位不久,上至后妃公卿,下至仆隶,已被杀死五百余人。

一天,苻生在太极殿召宴群臣,命尚书辛牢为酒监,令极醉方休。群臣饮至尽醉,辛牢恐怕群臣过醉失仪,劝酒不是很积极。苻生大怒:“你为何不劝人饮酒,不见还有在那里坐的么?”说至此,手中已取过弓箭射去,一箭射穿辛牢的脖子。群臣吓得魂魄飞扬,不敢不满觥强饮,最后皆醉卧地上,失冠散发,呕吐物一身一地。苻生反而以此为乐,又连喝了几大杯,也自觉支持不住,才返身入寝去了。群臣才得以松了口气,相扶踉跄散归。

苻生发三辅民修治渭桥。金紫光禄大夫程肱劝谏说:“此时修桥有害农时,不应劳民。”反被苻生驱出斩首。不久大风拔起树木,行人都被刮倒在路上。宫中讹传有贼自相惊扰,宫门白天也紧紧关闭。五天后苻生查得造谣数人,皆刳心剖胃。

光禄大夫强平是苻生的亲舅舅,实在看不过去,便入殿劝谏苻生应爱民事神。话还未说完,苻生便命左右用凿子凿穿强平的头顶。卫将军广平王黄眉、前将军新兴王苻飞、建节将军邓羌,当时都正在,他们急忙叩头固谏:“强平是强太后的兄弟,稍稍惩罚一下就行了。”苻生半句也不听,催促左右快凿强平。强平被凿得脑破浆流,死于非命。苻生降黄眉为左冯翊,苻飞为右扶风,羌为咸阳太守。这三人因素有勇名,苻生不忍杀死,还算运气。后来黄眉作战有大功,苻生不仅不封赏,反而经常当众侮辱他。黄眉忍无可忍,图谋杀苻生自立,事发被诛。强太后因兄弟之死,忧郁成疾,绝食而亡。

苻生毫不哀恸,反而自书一道手诏颁示中外,手诏里说:“朕受皇天之命,承祖宗之业,君临于万邦,子育百姓,嗣统以来,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反而诽谤之声如此之多,朕杀人不过几千,却说朕残虐,这是什么道理?”

当时潼关以西,长安以东,虎狼从荒野跑出来专以吃人为害。大白天横卧路上行人不能走路,夜里闯入民居,不食六畜,专门吃人。自苻生即位一年,野兽吃了七百余人,百姓深以为苦,不敢下田耕作,纷纷跑入城邑。百官奏请苻生勤政禳灾,苻生狞笑说:“野兽饿了自然要吃人,吃饱了就不再吃,终不能累年为患。这有什么好担心的。上天这样惩罚百姓,是因为他们有罪,特降虎狼替朕助威,只要不犯罪,何必怨天尤人!”群臣皆哑口无言。

一天,苻生出游阿房,路上看见有男女二人并行,容貌都很清秀,便让左右拉住二人,当面问:“你二人真是佳偶,已结婚了么?”二人回答说:“小民是兄妹,不是夫妻。”苻生笑说:“朕赐你们为夫妇,你们即可就在此地交欢,请不要推辞。”二人当然不听他的,苻生拔出佩剑将兄妹二人砍死。

苻生与爱妻登楼远望,其妻指着楼下一人问苻生官职姓名。苻生看见是尚书仆射贾玄石。贾玄石仪容秀伟,素有美男子的名声,他心里禁不住惹起醋意,便回头问其妻:“你难道看上了此人么?”说着便解下佩剑交给卫士,令他取贾玄石的首级。卫士携剑下楼,不多时,割取贾玄石首级复命。苻生将贾玄石的头放在其妻手里说:“你喜欢就送你好了。”其妻又怕又悔,只好匍匐在地上请罪。幸好其妻姿色美艳,正被苻生宠爱,才拣回一条命。

苻生平时最爱吃枣,因此患了齿痛。太医令程延前来诊视,他对苻生说:“陛下并无什么病,不过食枣太多,因致齿痛。”苻生一声狂吼:“你又不是圣人,怎么知道我吃枣吃多了!”程延心胆俱落,打算下跪谢过,谁知苻生剑锋早到,程延的头当即滚落在地。

又一次,另一个医生合安胎药,苻生嫌加入的人参太细小。医生说:“小小一点就够用了。”苻生怒骂:“你敢讥笑我吗?”命左右剜出医生的双眼,然后枭首。这位医生到死都不知自己所犯何罪。

原来苻生误会医生讥讽自己瞎了一只眼。

寿光三年,太白犯东井,秦太史令康权上言道:“太白犯东井。东井,秦之分也,太白罚星,必有暴兵起于京师。”苻生狂笑说:“太白入井,想是渴了饮水,与人事有何关系?”说着他自己笑得跌倒了。

苻生曾梦见大鱼食蒲,以为不祥,又听到长安有歌谣:“东海有鱼化为龙,男便为王女为公,问在何所洛门东。”这三语是暗寓东海王苻坚。苻坚是龙骧将军,住宅正在洛门东。

苻生反怀疑广宁公鱼遵,便把他杀死,七子十孙全被灭绝。长安市民,又起一种歌谣:“百里望空城,郁郁何青青?瞎儿不知法,仰不见天星。”苻生听到后,命人将境内的空城全部毁去。

金紫光禄大夫牛夷见苻生如此暴虐,为避祸乞请外调。苻生却说:“卿忠肃笃敬,宜左右朕躬,岂有外镇之理。”随即任命他为中军将军,并调侃他说:“牛性迟重,善持辕轭,虽无骥马之足,亦能负重百石。”牛夷回答说:“虽服大事,未经峻壁,愿试重载,乃知勋绩。”苻生笑说:“爽快得很,你尚嫌所载过轻么?朕将把鱼公的爵位给你。”牛夷叩谢而出,惟怕将来做鱼遵第二,遂服毒自杀。

苻生日夜狂饮,连月不入朝视事。每次喝醉必妄加杀戮,他忌讳“不足”、“不具”、“少”、“无”、“缺”、“伤”、“残”、“毁”、“偏”等词,妻妾臣仆若不小心说出有关残缺的词,苻生常以为讥笑他眇目,便处以死刑。左右因此而被截胫、刳胎、拉胁、锯颈死者不可胜数。群臣等待苻生上朝,往往等到日落时分也见不到他的人影,即使等到了也没什么好结果。每逢苻生不上朝时,大臣们就互相庆贺,恭喜大家多活了一天。

苻生闲暇时问左右:“我自临天下以来,外人怎么说我?你们应有所闻。”有人回答说:“陛下圣明宰世,天下惟歌太平。”苻生怒叱:“你竟敢阿谀!”立即杀死。隔日又问,左右不敢再谀,说苻生有点滥刑。苻生又骂:“为何诽谤!”也当即处斩。其臣下皆度日如年。在朝的宗室、勋旧、亲戚几乎都成了残疾,一时人情危骇,道路遇上不敢说话,只用眼睛示意。

苻生爱看男女淫亵,往往饮酒时,令宫人与近臣裸体交欢,如有不从,立杀无赦。苻生好活剥牛羊驴马的皮,看它们剥皮后在宫殿上奔跑。曾剥去死囚的脸皮,迫令他们下颌挂着脸皮歌舞。苻生所幸的妻妾小有忤意,便立刻杀死,将尸体扔进渭水。

公元357年(寿光三年)六月,太史令康权入奏说:“昨夜三个月亮并出,孛星入太微,光连东井,且自去月上旬,沉阴不雨,直至今日,恐有下人谋上的隐祸。”苻生拍案骂:“畜生又敢来造妖言?”立命将康权杀死。

御史中丞梁平老私下对东海王苻坚说:“主上失德,人怀贰心,燕晋二方,伺隙欲动。一旦祸发,家国俱亡,殿下何不早图?”苻坚颇以为然,但畏惧苻生身强力猛,未敢遽然行动。苻生夜里对侍婢说:“阿法兄弟亦不可信,明当除之。”这夜清河王苻法梦见神告他说:“祸将集门,惟先觉者可以免祸。”这夜,那个侍婢将苻生的话报知苻坚,苻坚转告兄长苻法。苻法立即与梁平老、梁汪等密商。

苻法与梁汪召壮士数百,潜入云龙门。苻坚领麾下三百余人,鼓噪继进。宿卫的将士,都恨苻生,毫不抵抗,竟随了苻坚杀进宫里。苻生醉卧床中,苻坚兵杀入,他才起来问左右:“这些人何故擅入?”左右回答说:“是贼。”苻生醉眼朦胧说:“既说是贼,何不拜见?”

左右都窃笑,连苻坚的手下兵都忍不住。苻生催士兵下拜,不拜者就斩。苻坚指挥军士,从卧榻上把苻生拖下,牵拉出去幽禁起来。不久废苻生为越王。

苻生醒后已成阶下囚,只好每日在酒中寻乐。苻坚即位,自立帝号,称“大秦天王”。遣使逼苻生自尽。苻生临死前饮酒数斗,醉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被使者勒毙,时年23岁。苻坚谥苻生为厉王。

《晋书·苻生载记》对苻生的荒淫暴虐有明确记载。苻生之残忍好杀,后赵暴君石虎若与他相比,只能徒叹“后生可畏”。但自古酷刑比苻生更烈者不计其数,对他人的施虐大概是人的本性。汉朝广川王刘去就曾“生割剥人”。《三国志·吴书》记载三国吴帝孙皓事:“司市中郎将陈声,素皓幸臣也,恃皓宠遇,绳之以法。妾以愬皓,皓大怒,假他事烧锯断声头。”孙皓也曾剥人脸皮,“宫人有不合意者,辄杀流之。或剥人之面,或凿人之眼”。南北朝时高澄将侯景妻儿的面皮剥下,然后用大铁镬盛油煎死。历代如此残酷之事如过江之鲫令人不堪回顾。

 

十六国:前秦厉王(苻生)——独眼勇士暴虐至极 - 军魂 - 军魂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